劳动纠纷

武汉律师排行榜孕妇假称病休实去旅行 被认定旷

 怀有身孕的“80后”徐英(化名),断断续续在医院开具了病假休息条。而其所在单位国际货运代理(上海)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:货运公司)却发现,徐英在病假期间先后搭乘飞机往来上海、丽江及成都。为此,徐英收到了公司确认她存在旷工行为的通知,并提出解除双方的劳动合同。该纠葛经过劳动仲裁后,因公司不认同劳动仲裁的判决,起诉至法院请求确认双方劳动合同解除,不支付徐英“病假”期间工资。5月21日,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一审讯决双方劳动合同于2012年10月10日解除;货运公司支付徐英工资及病假工资4926.90元;自2012年10月11日起不再向徐英支付工资。
 
  2009年11月18日,徐英进入该货运公司工作,月薪为4800元,合同期满又续签至2012年11月17日止。2012年6月,徐英发现有了身孕,断断续续向单位请病假。从徐英病情证明单可见,当年8月22日至29日病假1周,在同年8月31日、10月8日、11月21日、12月24日,医院又分别为徐英开具1个月的病假单。2013年2月下旬,徐英在医院产下一男婴。
 
  公司以为,在2012年8月24日至28日期间,徐英先后搭乘飞机往来上海、丽江及成都。8月30日,徐英病假期满后回公司上班,公司经过电子邮件向徐英发出正告函,对徐英怀孕期间的工作渎职状况作出书面正告。同年9月10日至12日期间,公司经过快递、挂号信、微博等方式向徐英提出解除劳动合同。公司在通知书中认定她存在旷工状况,未完成工作,决议从2012年9月10日起解除双方的劳动合同,请求徐英在1个月内办妥移交手续。之后徐英未再上班,公司为徐英办理退工手续,徐英领取工资至2012年8月31日。
 
  2012年10月17日,徐英申请劳动仲裁,获判决认可双方恢复劳动关系,并由公司向其支付工资。货运公司不服仲裁判决,向法院起诉称,徐英在职期间未能完成工作,且应用怀孕病假单外出旅游,其行为构成旷工,恳求确认与徐英解除劳动合同,并且不支付徐英旷工期间的工资。
 
  法庭上,徐英辩称本人去丽江、成都不是旅游,而是因家中无人照顾她,无法与丈夫一同出差。期间本人不断在当地宾馆内休息,没有外出玩耍;还以为本人工作表现良好,对公司解除合同不认可。
 
  法院以为,该公司员工手册规则员工旷工超越2日或1年旷工累计超越6日,公司予以解除劳动合同。公司认定徐英旷工主要是由于其在8月24日至28日病假期间,乘坐飞机前往丽江、成都旅游,这与病假情形不符。以为徐英置工作不顾,借“病假”之名行玩耍之实属严重违纪,从8月22日至29日扣除双休日,其中有6天被视为旷工。
 
  病假单是医院开具的以证明劳动者身体不适、无法胜任工作而布置的休息证明。徐英在2012年8月22日就诊,记载给予休息证明,分离徐英至丽江、成都的机票均于2012年7月6日填开的事实,标明徐英申请病假的目的是去丽江、成都旅游。徐英辩称因母亲需照顾受伤的外公,无法只得随丈夫赴丽江、成都出差,但却未能提供相关证据。此外,徐英在2012年国庆长假又乘坐飞机远赴台湾旅游。
 
  徐英在公司从事运单操作、客户谐和的工作,不属于高劳动强度的工作。徐英却称身体不适无法胜任,暗地里在请病假期间长途跋涉至丽江、成都旅游,公司认定徐英旷工6天并无不当。法院遂作出了徐英败诉的判决。

联系我们

CONTACT US

联系人:

手机:

电话:

邮箱:

地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