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司新闻

武汉律师事务所待遇父亲上失信黑名单,知名大

浙江温州饶先生的儿子今年高考发挥出色,考上北京某知名大学。学校却来电称:饶先生存在失信行为,请立刻处置,否则不予录取。缘由是饶先生欠银行20万贷款不还已两年多,此前他被强迫执行但未正视,这下立马还清。
 
据浙青网7月10日报道,事情要追溯到2016年5月,饶先生因跟银行贷款20万元后,未依约实行还款义务,被苍南农商银行诉至苍南法院。判决生效后,饶先生等人仍然拒不实行生效判决。2017年3月,经苍南农商银行申请,该案进入执行程序。
 
经法院多方努力,穷尽执行措施,执行款项仍然未能全部结清。去年7月,经申请人申请,案件进入终本程序,饶先生等人被归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,限制高消费。但即使如此,饶先生仍然没有去还钱。
 
今年7月,饶先生的儿子的高考成果出来了,儿子考上了北京某知名大学。合理一家人沉浸在“金榜题名”的喜悦之中,该大学的一个电话却让饶先生犹如遭遇晴天霹雳:“我校在资历检查时发现您存在失信行为,请立刻处置,否则我校将不予录取您的孩子。”
 
饶先生想起本人被强迫执行、归入失信名单时,执行法官已明白对他告知失信结果,一些关于父母失信影响子女的状况也屡见报端。但当时,饶先生心存幸运,并未正视,现看到儿子三年努力,可能由于本人的失信行为化为乌有,他懊悔不已。
 
这下,饶先生一改之前长达一年的执行过程中,怠于实行的态度,马上联络了苍南农商银行,分分钟还清20万。然后饶先生急迫地给苍南法院执行法官王作洲打去电话,“执行局王法官吗?我曾经把欠苍南农商银行的款全部还上了,还请尽快将我从失信名单中删除!”
 
今年,苍南县法院已办理过多起“父母失信,子女受限”的案件。
 
5月时,执行法官得悉被执行人吴某的儿子在苍南当地的私立学校就读,立刻向该校发函,说明吴某已被归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,子女就读高收费私立学校属明令制止行为,请求该校不再接纳该生就读。
 
6月12日,由于被执行人郑某的儿子被上海某国企拟录用,郑某担忧本人被归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影响儿子的录用,主动来到苍南县法院,还清已拖欠7年不还的1万元。
 
从 “一处失信,处处受限”、“父母失信,子女受限”,在根本处理执行难的攻坚年,苍南县法院狠抓执行信息化建立,加快执行联动机制建立,积极经过新媒体等网络平台发布失信被执行人名单。截至今年6月30日,苍南县法院已将3897名自然人及396名法人实行被执行人录入最高院失信黑名单。

新闻中心

联系我们

CONTACT US

联系人:

手机:

电话:

邮箱:

地址: